博客网 >

纪伯伦所在时代简析(2)——黎巴嫩与叙利亚

 

黎巴嫩虽然一直以来对叙利亚充满了怨恨,并主张驱逐叙利亚驻军,但其实在血缘关系上来说,两者却是亲兄弟。

黎巴嫩与叙利亚两国的历史渊源可以上溯到公元一世纪。公元一世纪,黎巴嫩被罗马帝国统治,并与巴勒斯坦一同划归叙利亚行省,两国第一次联到了一起。

公元7世纪,随着伊斯兰教的创立,强盛的阿拉伯帝国骤然崛起,充满活力的阿拉伯民族基本形成。此后,在伊斯兰教旗帜的导引下,阿拉伯半岛上的各部落民众踏上了建立统一国家的路程。公元636年,阿拉伯伍麦亚王朝征服黎巴嫩和叙利亚。自此一直到公元十六世纪,两国一直是阿拉伯帝国版图内的"亲兄弟"。

16世纪初,随着强大的奥斯曼帝国把扩张的矛头对准东方,叙利亚、黎巴嫩、巴勒斯坦和埃及在1517年先后被并入奥斯曼帝国的版图。在奥斯曼帝国统治的400年间,叙利亚和黎巴嫩有350年是被作为"大叙利亚省"存在的。

19世纪,由于黎巴嫩的马龙教派和德鲁兹教派发生冲突,奥斯曼土耳其政府在法国的压力下,被迫将黎巴嫩与叙利亚一分为二。但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,黎、叙因为沦为法国的委任统治地,再次在屈辱中走到了一起。

20世纪三四十年代,由于阿拉伯民族主义运动高涨和要求独立呼声不断,1941年,法国委任统治当局被迫先后宣布结束对黎、叙的委任统治,承认黎、叙独立。1948年黎巴嫩和叙利亚相继成立了自己的政府。

从此,一路走来的"难兄难弟"开始"分家",但两国之间的特殊关系并未改变,这在中东战争期间得到了最充分的表现。1982年,为消灭黎境内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,并在黎巴嫩境内建立一个亲以政权,以色列发动了对黎巴嫩的战争入侵。驻扎在黎巴嫩的叙利亚军队二话没说,立即同埃及,巴解游击队一起,投入了反击以色列的战斗当中。黎巴嫩政府也曾多次强调,黎以和谈将与叙以和谈同步进行,黎决不单方面与以签订和平条约。黎叙"兄弟之情"可见一斑。

虽然两个国家在历史的长河中,相濡以沫,同甘共苦,但这对"兄弟"的巨大差异显而易见。叙利亚强烈抵制西方文明,不惜为此与美国针锋相对。而黎巴嫩在对西方文明兼收并蓄。由于不同的文化取向,两国在对待西方国家的态度上截然不同,叙利亚受到了越来越大的压力,而黎巴嫩反对派则开始受到西方越来越多的支持和鼓励。

叙利亚对西方文明的抵制,在很大程度上源于自己在历史上的辉煌。叙利亚处在亚欧之间的重要商路上,在上世纪中期以前的几千年里,叙利亚一直是阿拉伯半岛最繁荣的区域之一。亚历山大大帝时期的大将塞琉古,建立阿拉伯帝国伍麦叶王朝的穆阿威叶,以及抗击十字军的著名领袖萨拉丁,都曾将叙利亚作为自己的重要基地。

更让叙利亚人难以忘怀的是自己曾经是世界文明的重要发源地。7世纪以前,叙利亚是基督教的发祥地和传播中心;而随着伊斯兰教在中东地区的扩张,特别是在因反抗十字军东征而名垂青史的萨拉丁统治时期,大马士革不仅成为阿拉伯帝国的首都,更成为整个伊斯兰世界的中心。

正是在这种历史的影响下,叙利亚为了争取中东地区的主导地位,不惜因幼发拉底河用水、两伊战争、海湾战争等问题与伊拉克冷面相对。而由于叙利亚与伊拉克萨达姆政权执政的同是阿拉伯复兴社会党,人们也不难以理解,为什么伊拉克战争爆发时,叙利亚又坚定地支持萨达姆,表示"坚决支持伊拉克人民抗击美英的斗争"。

与叙利亚对西方文明的强烈抵制相比,黎巴嫩显然更为灵活务实。黎巴嫩处于叙利亚和以色列之间,纵贯南北的黎巴嫩山脉将西部平坦的沿岸地带与东部的山地分开。黎巴嫩传统的商业活动在面向中东地区的同时,更多的则面向地中海,与西方文明长时间的接触,使得黎巴嫩不仅不再排斥西方文明,还注重吸收外来文化。

此外,黎巴嫩在历史上还主动或被动地接受了多种宗教文化。罗马帝国后期和拜占庭时期,信奉基督教的各位皇帝都将黎巴嫩划归己有。6世纪时,黎巴嫩接纳了基督教异端马龙派。11世纪左右,黎巴嫩又接纳了起源埃及的伊斯兰教封闭宗派和德鲁兹教派。在十字军东征时期,黎巴嫩又成了欧洲人的重要据点,黎巴嫩又被打上了欧洲(特别是法国)文化的烙印。

复杂的宗教文化以及历史背景,使得黎巴嫩演变成中东一个非常独特的阿拉伯国家:不以伊斯兰教为国教,阿拉伯语虽然是官方语言,但通用法语和英语。这不仅为黎巴嫩长期受外部势力干预埋下隐患,也成为叙利亚日后驻军黎巴嫩的缘起。

黎国内教派众多,党派林立,人口虽只有300余万,但却有80余个党派团体和不受政府控制的30余支武装力量。自1943年黎巴嫩独立以来,各派势力围绕国家权力分配达成妥协:总统、军队司令由基督教马龙派人士担任,总理和议长由伊斯兰教的逊尼派和什叶派人士担任。这种"分切蛋糕"式的政治权力分配使黎巴嫩在独立之初的一段时间内,政治发展一度比较顺畅,经济也比较繁荣。但是,第一次中东战争之后,约40万巴勒斯坦难民陆续流入黎巴嫩,力量对比发生变化,黎巴嫩的穆斯林开始超过基督徒人数,他们开始谋求更多权力,从这时起,黎巴嫩国内就再难有宁日。

1958年,黎巴嫩境内的穆斯林武装发动了一场试图夺取政权的暴动,但美国派遣部队,帮助黎巴嫩政府军将暴动镇压了下去。

1970年,巴解组织总部和主要武装力量从约旦迁至黎巴嫩,黎巴嫩南部成为巴解对以军事活动的热点地区。巴解驻黎武装积极支援黎穆斯林各教派夺权,以色列则借口报复巴解在以占区进行军事行动,经常骚扰黎以边境,引起黎巴关系紧张。1969年5月,黎军与巴解部队发生冲突。1975年4月13日,黎基督教长枪党马龙派武装袭击巴勒斯坦居民区,造成数十名巴勒斯坦人死亡。

黎巴嫩的大规模内战已经一触即发。

1975年4月15日,炸弹爆炸声和机关枪射击声震撼了贝鲁特,巴勒斯坦游击队和基督教长枪党民兵之间的战争正式爆发。至此,黎巴嫩的内乱升级为内战。

没人想到,这场内战居然断断续续持续了15年之久。内战的结果是,亲叙利亚的黎巴嫩政府上台,叙利亚军队常驻黎巴嫩,保持对以色列的军事压力。

1976年1月初,黎长枪党武装在部分黎政府军参与下,包围了3个巴勒斯坦难民营,巴解武装对黎军进行坚决反击。以黎巴嫩社会进步党为首的黎"左派"势力配合巴解,向马龙派据点发动牵制性进攻。在叙利亚默许下,巴解正规部队"巴勒斯坦解放军"和巴解"闪电"部队8000人同时从叙利亚境内开入黎巴嫩,对马龙派武装形成压倒优势,控制了黎大部地区,黎政府面临垮台。

1976年5月,叙利亚应黎巴嫩方面的要求,派遣3.5万军队以"阿拉伯威慑部队"名义进驻黎巴嫩,并长期驻扎下来。1987年,叙利亚部队甚至进驻首都贝鲁特西区,以阻止那里的巷战。

在叙利亚军事干涉和政治调停下,冲突双方开始谈判,但战斗时有发生。1977年以后,黎各派武装经多次交战,基本形成了由叙利亚控制的北部地区、由基督教控制的海岸地区和由巴解武装控制的南部地区的割据局面。不久,叙利亚军队同基督教民兵直接交战,叙军炮击了黎首都东区基督教派控制区。

1978年,黎巴嫩国内已经形成微妙平衡,这时,以色列出手,令局势变得更加一团乱麻。以色列、巴解、南黎巴嫩军、基督教长枪党、德鲁兹派民兵、阿迈勒民兵武装、黎巴嫩真主党......数不清的派系武装在这个小小的国家展开血腥厮杀。

由于巴解武装不断以黎巴嫩南部为据点向以色列发动袭击,1978年3月14日,以色列军队入侵黎南部,将巴解从黎南部利塔尼河以南赶走,并扶持"南黎巴嫩军"武装与巴解对抗。1978年,联合国维和部队进驻黎南部。1980年,基督教长枪党与叙军之间发生冲突,以军出动飞机袭击叙军,支援长枪党作战。

1982年,以军再次入侵黎巴嫩,巴解武装被迫撤出黎巴嫩。1983年,以军从黎北部山区撤出,黎德鲁兹派民兵赶走黎政府军和马龙派武装,控制该地区。为牵制什叶派阿迈勒民兵和德鲁兹民兵,黎方默许巴解武装从1985年起陆续重返黎巴嫩。巴解的返回与阿迈勒民兵武装发生矛盾。1986年9月,双方爆发大规模冲突。

1987年2月,阿迈勒民兵在叙利亚支持下,包围多处巴勒斯坦难民营,用重炮、坦克轰击,造成数万人伤亡。1988年4月,阿迈勒运动与真主党民兵在贝鲁特爆发冲突。真主党民兵在伊朗革命卫队支援下,占领贝鲁特南郊80%的地区,双方死伤千余人。

1989年3月,黎基督教强硬派人物、黎政府军原总司令奥恩发动"解放战争",旨在将叙利亚军队赶出黎巴嫩。导致了以奥恩政府军及基督教民兵为一方,叙驻黎部队及穆斯林民兵为另一方的大规模炮战。

为结束内战,黎各教派首领1989年9月在沙特开会,通过全国和解的《塔伊夫协定》。一个亲叙利亚的黎巴嫩新政府成立,奥恩拒不承认黎新政府。1990年10月13日,黎政府军在叙军坦克、飞机支援下击败奥恩部队,开始在全境行使权力。

至1991年5月,除部分真主党武装外,黎各主要派别武装均撤出贝鲁特,宣布解散。长达15年的黎巴嫩内战基本结束。

<< 纪伯伦所在时代简析(3)——雕塑... / 纪伯伦所在时代简析(1)——土耳...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prophet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