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网 >

夜晚编辑《纪伯伦散文诗经典》的时候,忽而惊悚,忽而又狂喜起来,因为那些关于自然的美、热诚的友谊及纵情欢乐的睿智篇章,像爱神的箭一样甜蜜地刺中心房。“男子爱两种女人,一种是他想像中的女人,另一种是还没有出生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人有两个自我:一个在黑暗中醒着,另一个在光明中睡觉。”我曾经在中学时喜欢口耳相传的他。十多年了,我以为他离我们已经很远,然而他又来了。是机缘吧。我惊觉自己无法表达对他的热爱。不知道半个世纪前生于黎巴嫩的这位东方文学巨人,是怎样在这个大家都匆匆行走,累得翻不动书页的时候震撼了我原以为已经很疲塌的心。夜被什么恍然拨亮,我意识到这是心灯一盏。快乐,轻松,忧伤,沉默,惧怕,几乎所有人类最丰富的情感,都在这本五百多页的书里感受到了。

    一本书,是一个只可仰视的人的浓缩,亦可说,炼出万千人生的滋味。

    反躬自省,我们从多年前的谦逊,近年早已习惯性地转入对现代性、对城市、对国民性等等等等的批判,有时候我们很刻薄,有时候我们很浮躁,因为我们虽然热血,却是太急了。太迅速地,我们转入了一个年月如车轮般飞转的时代,在自己还迷惘的时候,就在急急忙忙的饶舌和聒噪中丢失了真实的自我。对于一些拼命向前奔的男人们,或许尤其如此。他们以多嘴的形式给自己和别人奉送的神圣的赞美诗底下,正藏着时代的某种悲剧。这世界会被欲望的火烧焦的,不是吗?而纪伯伦,他在喧嚣的河流里,独自安详。一遍一遍地读着《纪伯伦散文诗经典》,沸腾的世界平静、平静了。我看到一个杰出的男人和作家对人类、祖国和民族赤诚的爱恋,看到他对人群中的劣性笑中含泪的痛心,看到他对自然与美的热望和渴求,所有所有的一切,都从来是宽容是善良是期待,是尖锐而不是尖刻,是讽喻而不是嘲讽。他从宇宙和大地的向度观望生活,我们是多么渺小多么可笑啊。他论先知论爱论孩子论自知论时间论善恶,特别在论到民族与阿拉伯语的前途时,那种平静的语词下潜伏的热烈几乎令人落泪。我时常被他语言的浪涛压倒,但是为了理解和接受他伟大的哲学,我要跳脱出来,因为他告诉我们,“我们所有的词语,不过是思想筵席上散落下的碎食屑。”无论在他的时代还是我们的时代,或许他都是寂寞孤单的,然而他让我们充实起来,坚强起来,坦荡起来。

    你想念他吗?这个缄默的久远的名字。我意识到我一直在等待他。等待那微微泛黄的书页,是怎样像伟大的巴赫音乐那样拯救很多濒临崩溃的灵魂,或者看似富足其实已经死亡的人生。

    看完校样的那天,推着八个月的宝宝在东大校园里散步,风掠过,一树樱花纷然飘落,美而淡静。看着车里咿呀学语、纯然天真的宝贝,看着春树媚人的新绿,仰望那我们永远都探不尽其中奥秘的天空,不禁在心中默念着先知的名字。

    读到这本书的人,请你独自慢慢地看,请在每晚合上书页的时候,向他献上深深一吻,时间要长,切莫做声。

转自:http://www.edu51.com/51book/new/item/2005_06/11504.asp

<< 您最喜欢我们的哪一个栏目? / 中国第一纪伯伦网第二论坛开通!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prophet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