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网 >

《先知》The Prophet 東岐明译版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
《先知》The Prophet 〈译序〉 東岐明


 ◎译序

  《先知》这本我正在翻译的散文诗集,是一本充满灵性睿智的英语文学杰作,是知名作家纪伯伦最杰出的散文诗作,字句珠玑,智慧闪烁,文采优美而又蕴含生命哲理。虽然我久已喜爱《先知》这部作品的哲思文采,但因为自己本行乃是研习理工,而人文方面的兴趣又一向偏重在政治与历史,对于文艺创作虽然略有欣赏,却是少有心力关注。直到近来,我在午休时间偶然细看了《先知》的坊间译文,觉得不够满意,原来纪伯伦以英文所写的优美散文诗集,在经过中文翻译后,似乎难有原作行文的气韵风采,还有一些误译。本来我以为这种翻译问题,只是少数现象,没想到后来在网上查阅与书店翻阅的各种译本,或多或少都有一样的问题,而一些误译问题更是从1931年作家冰心最早翻译的作品以来,就已存续至今。兹举一例在此说明,其余种种问题也就不再多谈,例如首章〈船至〉中的一句:

  Suffer not yet our eyes to hunger for your face.

冰心与其后多数人是译成此义:‘不要使我们的眼睛因渴望你的脸面而酸痛。’,另有少数人译为此义:‘我们眼睛无法自制地渴盼你的脸。’。但这两种译法都不太正确,问题主要是出在对 Suffer 的翻译。Suffer 此字若是作及物动词,意谓“承受”某种痛苦或不舒服的经验;若是作不及物动词,则意谓“受苦”、“受害”、“受罚”,这是由前义衍生而来的用法。第一种冰心译法,是译为祈使句,但却混淆了 suffer 的用法,而译出了“让眼睛酸痛”的意思。句中 suffer 所指“承受痛苦”的主体,在祈使句中,应是正在听话的对方,而非句中的 our eyes , our eyes 应是被 suffer 的受体,所以不会是“让眼睛酸痛”,而应是“眼睛让人痛苦”。第二种另类译法,是将此句当成倒装的感叹句,但感叹句的倒装是将修饰词移到前面,而非动词移到前面。另外, eyes 的意思除了“眼睛”外,还衍生出“视力”、“眼光”、“眼神”、“目光”、“见解”、“观点”等等意义,而中文的“眼睛”却只指称人体器官,所以此句的 eyes 显然不能译作“眼睛”,而应译为“眼神”或“目光”。因此,全句原意应是向对方祈求:“还不要忍受我们的眼神所带给你的痛苦!”,什么样的眼神呢?就是“渴望见到你的脸庞的眼神”;所以我将之修饰通顺而译为“切莫痛忍我们这目光,对你容颜的渴盼”。

而因为《先知》的睿智文采,乃是我所锺爱,所以自己决定在研究之余的饭后休息时间,参阅一些现有译本,每天一点一滴的逐步推敲中文词句,尝试译出一部既气韵优美又简练雅达的《先知》译作,希望中文读者也可以直接以中文感受《先知》一文之优美与智慧。我并非是专业翻译或专职作家,只是为了自己喜爱的哲思散文诗集来试图完成一部优美译作,当然我这译文可能也会有问题,敬请读者电邮来信指教,接下来我要谈谈我自己翻译这部《先知》的几点说明事项。

我的翻译原则前面已经提过,首先是要求气韵优美,其次是要求简练雅达。所谓“气韵”,乃是指文气与文韵,文气是指文章的意象流转展现,文韵是指文章的音象流转展现。当我们人类在阅读时,会在心中思虑文意与朗诵文音,所以就有文气与文韵的展现,好的文学作品通常都是气韵兼备,而对于像《先知》这种散文诗集,更是要以气韵见重。所以纪伯伦写作《先知》时才会经过多年修改,这不仅是修改文中哲义,也是修改文中气韵。若用电影表现来比喻文学表现,电影的放映影象对应着文气,电影的音效配乐对应着文韵。然而对于电影而言,影象与声音是可以分离创造,而电影中涉及的文句对白,在多数电影所营造的气势韵味中,并不占有主要影响─毕竟电影是以影音表现为主。所以翻译一部电影,只是改变了其中对白声音,而作为电影主要气韵基础的影象与配乐音效都还能原状保留。可是文学表现中的意象文气与音象文韵,乃是紧密相连于其所使用的语文词句,所以当文学作品因为翻译而改变原有语文词句后,整个作品气韵也会随之改变。对于人类的语文表现而言,文学作品与非文学作品的差异分别,就在于气韵多少。一般非文学的论述文、记事文、或小说,因为其中语文词句乃是重于描述,而非重于气韵,所以翻译只要通顺达意即可。而文学作品因为是以气韵为本,所以若要适切翻译文学作品,就必须要能一方面保留原作意涵,一方面转化原作气韵,而能以适当气韵重新表现意涵。而在气韵上,诗文作品又比其他文学作品更加讲究,因为诗文大多精美简短而富含隐喻,又要能供朗读吟诵,所以在行文上更必须字句斟酌,以考虑意气通畅与音韵协和。

在以中文翻译英文《先知》上,因为中文与英文都是动词中置而文法宽松的语言,所以文气还比较容易继承保留;若是像日文那种动词后置的语言,翻译过后就较难保留每句表现的文气。但中文乃是单音节的表意文字,所以翻译英文这种多音节的拼音文字后,就必然无法保留原作文韵─像德文、法文等那种与英文相同的多音节拼音文字,又有许多同源来自拉丁文与希腊文的字词和文法,还有可能保留一些原有文韵。所以中文翻译《先知》这种英语散文诗集,就必须在保留其哲思原义下,注重文韵,而既继承又转化文气。也就是说,除了继承原作精神外,译者还不得不在转化原作气韵后,重新创造出符合中文表现的优美风格,这就是我所谓的“气韵优美”。

至于简练雅达。“简”是意谓,尽量以简洁词句来表现原义,避免冗长多余的赘述。“练”是意谓,尽量以适切字词来对应原义。“雅”是意谓,尽量以典雅文词表现,带有一些古典文言风格,而非只是口语直述。“达”是意谓,尽量能使词句表现原作精神意涵。中文译作要求简练,自然就会带有文言风格,这是中文发展的历史传统使然,因为中文的文言文自古就是用以简练表述的书面语文。而纪伯伦在《先知》英文版中的行文风格,虽然字词浅显,但也表现着英语传统的文言风格,若以中国古人文风比拟,是类似苏轼那浅显优雅的诗文风格─例如苏轼的散文《记承天寺夜游》,或是那篇“明月几时有”的词赋《水调歌头》。所以《先知》的中文翻译,若能译出尽量符合原意而又稍带文言的简雅文风,就会较能对应英文原作的行文风格,这就是我所谓的“简练雅达”。

然而一切语言文字毕竟都是自身所属文化传统的产物与载体,因此,不同文化传统不止是发生不同音象体系的语言传统,更还会衍生不同意象体系的语文传统。例如在音象上,英语单字既是多音节又有许多中语没有的字音(如`θ'),而中语单字既是单音节又有英语所没有的声调分别。例如在意象上,英文传统将事物当成存在本体(与古希腊哲学思想有关的文化传统),所以描述事物必须涉及单复数的差别,而中文传统则将事物当成讯息显现(与古中国易学思想有关的文化传统),所以描述事物就不一定要涉及数量差别,只需描述代表事物的讯息即可。这种不同文化传统在认知现象上的语文差异,往往导致相异文化传统的对应语文字义,会有一些不能相容的情况发生,这正是语文翻译上的根本困难─基于不同文化传统的认知差异所引起的翻译困难。

举例来说,一般指称现实事物的名词,例如中文的“水”,对应英文的“water”,因为水乃是现实存在的客观物体,所以中英双方文化传统基于各自生活经验,自然都有对应字词代表。然而即使是“水”这种指称现实上客观存在物的字词,也会随着不同文化传统的历史演进,而发展出各自不同的衍生意涵。中文的“水”,因为注重水的液象,所以衍生出液态的含义,所以会有“铁水”此词,用以指称液态熔铁。但英文的“water”,因为注重水的质体,而衍生出水溶液的意涵,所以英文的“iron water”并非是指液态熔铁,而是指溶有铁质的水。而且因为西方航海海权的历史传统,所以“water”更还衍生出领海海域的意涵,这更是中文没有的。但像上述这种涉及某种现象的对应指称,并不会构成翻译上的太大困难,真正困难的是在认知观念上的对应指称。

如果引介翻译的某种观念及其体系,乃是中文本来就没有的,那只要另创新词即可,因为新词的观念背景乃是由引介进来的思想体系所支持,并不会与文化体系中的原有观念冲突;例如佛学的“般若”就是古代直接由印度梵文音译的词,而其观念是由印度引入的佛学体系所支持。再例如英文的“being”乃是自古希腊哲学传统所发展的观念字词,中文会意译作“存有”、“本体”、“本有”,“存在”等,以试图找出贴切字组来对应正确意涵。但这种哲学上所用的专有名词,因为较少使用,也不会影响语句文法,只会引起名词定义的麻烦,还不算是翻译上的严重问题。更严重的,是常用字词的翻译难以确定,必须视上下文的环境关系,才能决定对应的中文字词,因为万事万物的道理,其实都互有相通,所以许多不同文化传统所各自发展的字词观念,其实都会相互交涉,但却又不能完全对应,也就增加了翻译的麻烦。

例如《先知》首句的一段“a dawn unto his own day”,其中的 dawn 对应着中文的“曙光、破晓、黎明、开端”等词,其本义是指涉了早晨太阳初升的事态,又从这事态衍生出两种意涵。一是从阳光照临,衍生出让人明白或顿悟的意涵;二是从太阳初升,衍生出起始或开端的意涵。“曙光”一词是最适合用来形容先知,又可对应英词原意,但中文的“曙光”一词却没有开端或顿悟的意涵,无法完整表现出 dawn 的隐喻,所以只好组合字词而成“启蒙曙光”,以能较为贴切表现原意。或如另一段

  And shall my desires flow like a fountain that I may fill their cups.
  
这里所使用的 desire 并不能翻成常用的“欲望”一词,因为依文中所述, desire 在此是指先知即将离别而对于居住城中种种人事的牵畔渴望。但也不能翻成“渴望”,因为一方面不足以表达原意,又会与句中的泉源譬喻相冲突,所以在此句,我必须将 desire 译作“情盼”。但诸如此类只涉及单一字词的翻译问题,还不是最麻烦的,真正最麻烦的问题是涉及语句意义的字词。

例如常令我们中文使用者头痛的未来式助动词 shall 和 will,只要翻开英汉字典看到两字的解释,这两字的定义似乎是繁多复杂,若再加上其过去式 should 和 would 的种种用法,乍看之下,简直令人望之生畏,难以想像英文传统是如何发展出如此莫衷一是的字词意涵,又如何能自在使用!偏偏这些字又常事关全句解释,也就造成我们中文翻译者的严重困难。但这种翻译问题的根源,并不在字典表面所见到的字词解释,那些解释只是定义汇编,却没说出字词意涵背后所涉及文化传统的观念原理。真正原因是在于中文与英文的各自文化传统,是根据各自认知现象的不同方式,而各自发展出关于未来的不同字词观念。正如同中文的名词使用,可以脱离物体的单复数,而英文名词却必须带有指涉数量的单复数。中文的“将要”、“将会”等词,乃是只指涉了未来发展的时间现象,只代表了抽象于物体之外的未来时间观念,因为中文的文化传统是以现象认知,不分主客,并不涉及西方观念的本体问题。而英文的 shall 和 will 则是分别起源于代表‘基于主体的主观发展未来’与‘基于客体的客观发展未来’,然后再衍生出许多相关用法。因为英文的文化传统涉及了有关古希腊传统的主客二分观念,所以英文的未来时间观念,就大多不能脱离主体或客体而使用─如同英文名词不能脱离单复数的数量关系而使用。中文传统的表达未来观念,既然没有基于主体或客体的概念,所以当只用中文传统的未来观念去对应 shall 和 will 所表达的未来观念,若又不知道两字起源背后的哲学观念,而只用中文字词体系去对应字义,自然会难以了解两字的核心意义及其衍生使用。

上述种种翻译问题,在《先知》的诗文翻译上会更形严重,因为诗文往往富含隐喻,而这种隐喻必然是根据英文字词的意涵范畴来表现,所以译者就要寻找或创造出适切对应的中文词句,以尽量确使原文的隐喻意涵不会扭曲或丧失。幸好中文这种表意语言,是很容易组合单字而创造新词,文法也很宽松,所以比较容易译出简练雅达的文风,至于气韵优美就要在字句斟酌上下功夫。翻译诗文的译者,有点类似翻拍电影的导演,虽然剧情内容是一样的,但却要用不同的演员与场景,再拍出另部电影─译者也是要用不同的语文与词句,再译出一部诗文。

我的《先知》译文,为了要表现典雅古意,所以用了稍带文言的行文风格,以求吻合英文《先知》在英文传统中的古雅风格。而文中人名与称呼的翻译,我也采用了特别文字以创造古典风格。 Almustafa 译为“阿穆斯祂法”,其中“穆”与“祂”正对应着先知角色。 Almitra 译为“阿宓特拉”,其中“宓”字意含“沉静”,又使全名带有古意。 Master 译为“师主”,以创造出书中先知的特别时代形象,而不用一般使用的“大师”或“主人”。

我现在所努力翻译的《先知》译作,乃是建立在自冰心以来许多中文译者的努力上。因为《先知》早已被一译再译而有许多中文版本,所以我在翻译时乃是参考着以往译作,加以转化改进,并融会自己的创造构思,而点滴逐步写成。但愿我的《先知》译文,能使中文读者在阅读后,犹似阅读英文原作般深深感动,也就不枉费我苦心推敲原文,点滴反思以进行译作吧。

  谨感谢纪伯伦与所有以往中文《先知》版本的译者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東岐明

  《先知》 THE PROPHET - Kahlil Gibran  東岐明 譯

   〈船至第一〉 1. The Coming of the Ship


 ※此篇譯文可供網上自由轉載,也可供印出自閱,轉載引用需註明出處:
      
http://amidha.myweb.hinet.net/books/TheProphet.htm
  若要印刷譯文在書刊上,需先徵求譯者同意,請聯絡:

   
amidha.yang@msa.hinet.net  東岐明



◎船至第一

阿穆斯祂法,蒙受那召選與珍愛,是他一己時代的啟蒙曙光,
在歐發里斯城久等歸船帶他返回誕生之島,已歷十二年。

然後,在第十二年,收穫之月的艾伊露第七日,
他登上城垣外的山丘向海眺望,望見歸船伴霧而來。
此時,他的心扉豁然開朗,他的喜樂遠颺海際,就在心靈靜默中閉目祈禱。
但他下山時,卻頓覺憂傷而心想:

『我何能平靜遠去而不傷悲?不!我怎能無有心傷而遠離此城。
 在那城垣裏,有我多少長日傷痛,又有多少長夜孤寂;
 而誰又能遠離一己之孤寂傷痛而無悔無憾?
 太多心礫碎念我已撒播街道,太多孩童赤身漫步山間是我熱愛,
 我怎能離此種種而無負無痛!
 這豈是衣裳可以讓我今日扔脫,而是膚皮用我親手撕剝。
 這豈是思慮可以讓我遺卻身後,而是感念甜蜜在我渴求。
 但我再不能耽擱。
 召喚萬物的大海,正召喚著我,我必須上船了。
 因為停留此城,生涯雖於黑夜燃起光熱,卻在模框中晶瑩凍結而困縛。
 我多想帶走這裏一切,隨我而去,但我如何能夠?
 聲音無法帶走賦予翅翼的唇舌,它必須獨覓蒼穹。
 而那無巢孤翔的蒼鷹,方能飛越太陽。』

到達山麓的當下,他又再轉身向海,望見歸船已近港口,船首水手都是同鄉之人。
然後他的心魄呼喊他們,他說:

『我母祖之子,你們乘浪馭潮,在我夢中出航已有多少。
 而今你們來臨,在我清醒之際,乃我更深夢裏。
 我已準備出發,滿帆而行的熱望,只待風起。
 在這寂靜氛氳,只有另一氣息,我將再次吸呼,
 只有另一愛念瞻視,我將再拋身後。
 那時,我將立於你們之間,位列水手之林。
 而您,廣翰大海,不眠母親,溪流江河嚮往的唯一自由和平之地,
 這溪流只再次迂迴,只再次林間潺語,
 那時,我將向您而來,如一無盡水滴落入無涯海洋。』
 
然後,當他走著,他見到遠方男女,紛紛離開田野與葡萄園,急急奔向城門。
他聽見他們呼喚著他的名字,呼喊著他的歸船來到,在田園間,一聲聲的傳訴。
而他自語著:

『分離之日也應是相聚之日麼?
 難道要說我的暮夕其實是黎明?
 而我要拿什麼,去給予在耕轍中放下田犁的人,或給予在酒釀中停止榨輪的人呢?
 我的心意要化成果實纍纍樹木,讓我採收分予他們麼?
 我的情盼要像似長流漫漫泉源,供我滿足他們杯觴麼?
 我可是豎琴,而讓神能之手撫觸麼?或是橫笛,而讓祂所吹呼麼?
 尋求靜默者是我,而在靜默裏,何種寶藏我又尋得足以自信佈施呢?
 如果這時是我收穫之日,哪處田園是我所曾播種,在哪個忘卻的季節呢?
 假使此刻,真是我高舉燈火之時,燃燈火光,絕非由我。
 空虛黑暗中,我要高舉己燈,那守夜者必會添滿燈油,點燃光明。』

凡此種種,他字字念說,
可他心中種種,還有更多未說,
因為唯他一己,無能述說他己更深奧秘。

當他進城時,所有人們都來迎接,眾聲一致地呼喊著他。
城中長老們佇立在前,說道:

『還別離開我們!
 曾經,你是我們昏曚時的午光,在你青春生涯賜予我們夢想嚮往。
 在我們之間,你不是生人,不是過客,
 而是我們孩子,我們所深情摯愛的。
 切莫痛忍我們這目光,對你容顏的渴盼。』

而那男女祭師們也對他說:

『莫讓海潮現在就分離我們,而使共度歲月徒成追憶。
 你的精神曾與我們同行,你的身影曾是照耀我們面前的明燈。
 我們愛你至深,無以言傳,種種曾已蒙藏。
 而今對你縱聲呼訴,方想表白於前。
 直至別離時刻,愛才知有多深。』

其他人也來懇求,但他並不答允,只是垂頭,淚灑胸前而為旁人所見。
然後他與人們行向神殿前的廣場,
那裏祭堂走出一女,名叫阿宓特拉,是位預言師。
他凝望她以溫柔極緻,因為他在此城首日,就是她率先尋訪他並信仰他。
接著她向他致意高喊說:

『神啟先知啊!為探求那至上至極,為了你的歸船,已向遠方尋視許久。
 現今你的歸船已至,而你必要出行。
 如此深切是你渴盼,為了你憶念之土,為了你更欲留居之地;
 而我們的愛,必將無法羈縛你,我們的需,也將無法攬留你。
 在你離去前,必答應我們請求,向我們說講,賜予我們你的真理。
 我們將傳之子孫,傳之子子孫孫,永不遺滅。
 你獨處時,曾守視我們日日生涯。 
 你不眠時,曾傾聽我們睡寐哭笑。
 所以,現在就向我們揭示我們一己,
 告訴我們所有昭顯於你,由生至死的種種吧!』

然後他回答說:

『歐發里斯的人們啊!
 除了你們心靈那仍在遷動的當下種種,我還能談論些什麼呢?』


《先知》The Prophet 〈船至第一〉 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   《先知》 THE PROPHET - Kahlil Gibran  东岐明 译

   〈船至第一〉 1. The Coming of the Ship


 ※此篇译文可供网上自由转载,也可供印出自阅,转载引用需注明出处:
      
http://amidha.myweb.hinet.net/books/TheProphet.htm
  若要印刷译文在书刊上,需先征求译者同意,请联络:

   
amidha.yang@msa.hinet.net  东岐明



◎船至第一

阿穆斯祂法,蒙受那召选与珍爱,是他一己时代的启蒙曙光,
在欧发里斯城久等归船带他返回诞生之岛,已历十二年。

然后,在第十二年,收获之月的艾伊露第七日,
他登上城垣外的山丘向海眺望,望见归船伴雾而来。
此时,他的心扉豁然开朗,他的喜乐远颺海际,就在心灵静默中闭目祈祷。
但他下山时,却顿觉忧伤而心想:

‘我何能平静远去而不伤悲?不!我怎能无有心伤而远离此城。
 在那城垣里,有我多少长日伤痛,又有多少长夜孤寂;
 而谁又能远离一己之孤寂伤痛而无悔无憾?
 太多心砾碎念我已撒播街道,太多孩童赤身漫步山间是我热爱,
 我怎能离此种种而无负无痛!
 这岂是衣裳可以让我今日扔脱,而是肤皮用我亲手撕剥。
 这岂是思虑可以让我遗却身后,而是感念甜蜜在我渴求。
 但我再不能耽搁。
 召唤万物的大海,正召唤着我,我必须上船了。
 因为停留此城,生涯虽于黑夜燃起光热,却在模框中晶莹冻结而困缚。
 我多想带走这里一切,随我而去,但我如何能够?
 声音无法带走赋予翅翼的唇舌,它必须独觅苍穹。
 而那无巢孤翔的苍鹰,方能飞越太阳。’

到达山麓的当下,他又再转身向海,望见归船已近港口,船首水手都是同乡之人。
然后他的心魄呼喊他们,他说:

‘我母祖之子,你们乘浪驭潮,在我梦中出航已有多少。
 而今你们来临,在我清醒之际,乃我更深梦里。
 我已准备出发,满帆而行的热望,只待风起。
 在这寂静氛氲,只有另一气息,我将再次吸呼,
 只有另一爱念瞻视,我将再抛身后。
 那时,我将立于你们之间,位列水手之林。
 而您,广翰大海,不眠母亲,溪流江河向往的唯一自由和平之地,
 这溪流只再次迂回,只再次林间潺语,
 那时,我将向您而来,如一无尽水滴落入无涯海洋。’
 
然后,当他走着,他见到远方男女,纷纷离开田野与葡萄园,急急奔向城门。
他听见他们呼唤着他的名字,呼喊着他的归船来到,在田园间,一声声的传诉。
而他自语着:

‘分离之日也应是相聚之日么?
 难道要说我的暮夕其实是黎明?
 而我要拿什么,去给予在耕辙中放下田犁的人,或给予在酒酿中停止榨轮的人呢?
 我的心意要化成果实累累树木,让我采收分予他们么?
 我的情盼要像似长流漫漫泉源,供我满足他们杯觞么?
 我可是竖琴,而让神能之手抚触么?或是横笛,而让祂所吹呼么?
 寻求静默者是我,而在静默里,何种宝藏我又寻得足以自信布施呢?
 如果这时是我收获之日,哪处田园是我所曾播种,在哪个忘却的季节呢?
 假使此刻,真是我高举灯火之时,燃灯火光,绝非由我。
 空虚黑暗中,我要高举己灯,那守夜者必会添满灯油,点燃光明。’

凡此种种,他字字念说,
可他心中种种,还有更多未说,
因为唯他一己,无能述说他己更深奥秘。

当他进城时,所有人们都来迎接,众声一致地呼喊着他。
城中长老们伫立在前,说道:

‘还别离开我们!
 曾经,你是我们昏曚时的午光,在你青春生涯赐予我们梦想向往。
 在我们之间,你不是生人,不是过客,
 而是我们孩子,我们所深情挚爱的。
 切莫痛忍我们这目光,对你容颜的渴盼。’

而那男女祭师们也对他说:

‘莫让海潮现在就分离我们,而使共度岁月徒成追忆。
 你的精神曾与我们同行,你的身影曾是照耀我们面前的明灯。
 我们爱你至深,无以言传,种种曾已蒙藏。
 而今对你纵声呼诉,方想表白于前。
 直至别离时刻,爱才知有多深。’

其他人也来恳求,但他并不答允,只是垂头,泪洒胸前而为旁人所见。
然后他与人们行向神殿前的广场,
那里祭堂走出一女,名叫阿宓特拉,是位预言师。
他凝望她以温柔极致,因为他在此城首日,就是她率先寻访他并信仰他。
接着她向他致意高喊说:

‘神启先知啊!为探求那至上至极,为了你的归船,已向远方寻视许久。
 现今你的归船已至,而你必要出行。
 如此深切是你渴盼,为了你忆念之土,为了你更欲留居之地;
 而我们的爱,必将无法羁缚你,我们的需,也将无法揽留你。
 在你离去前,必答应我们请求,向我们说讲,赐予我们你的真理。
 我们将传之子孙,传之子子孙孙,永不遗灭。
 你独处时,曾守视我们日日生涯。 
 你不眠时,曾倾听我们睡寐哭笑。
 所以,现在就向我们揭示我们一己,
 告诉我们所有昭显于你,由生至死的种种吧!’

然后他回答说:

‘欧发里斯的人们啊!
 除了你们心灵那仍在迁动的当下种种,我还能谈论些什么呢?’


《先知》The Prophet 〈船至第一〉 终

《先知》 THE PROPHET - Kahlil Gibran  東岐明 譯

   〈情愛第二〉 2. Love


 ※此篇譯文可供網上自由轉載,也可供印出自閱,轉載引用需註明出處:
      
http://amidha.myweb.hinet.net/books/TheProphet.htm
  若要印刷譯文在書刊上,需先徵求譯者同意,請聯絡:

   
amidha.yang@msa.hinet.net  東岐明



◎情愛第二

那時,阿宓特拉說:『向我們講說愛吧!』

他就抬頭凝望人群,剎那間眾聲寂靜,然後他朗聲說:

『當愛向你召喚,就跟隨他,縱使路途艱難險峻。
 當愛翼緊抱你,就屈服他,縱使翼梢藏刃,或許會傷害你。
 當愛向你言語,就信賴他,縱使語聲或如北風摧殘園圃,壞滅你美好夢想。
 因為啊!當愛賜你加冕,也必給你試煉[1]。當愛助你成長,也必幫你修整。
 當他昇達你頂極,親撫陽光下你那最嫩顫動枝椏;
 也必降至你源柢,搖撼你根枒對土地的依附纏黏。

 如捆束禾穀,他採收你,給予他自己。
 擊打你,使你裸露。
 篩濾你,使你去殼。
 碾磨你,使你潔白。
 揉捏你,至你柔順。
 然後遣你進入他的聖火,
 你方能成為神主聖餐的聖餅。
 
 如是一切,必要愛造作予你,
 你才能了悟自心奧秘,
 由此了悟,你方成生命之心的一員[2]。

 但若你在懼怯裏,只想尋求愛的安詳歡樂;
 那就不如遮掩你的裸露,躲過愛的擊打場地。
 進入那無有季節的世界,那裏,
 你會嘻笑,但卻不是全然歡笑。
 你會哭泣,但卻不是全然淚泣。
 
 愛無別贈,只是贈出他自己。愛無別取,只是取由他自己。
 愛不佔有,也不願被佔有;因為對愛而言,愛就已是足夠。

 當你有愛,不應說「神在我心」,而要說「我在神心」。
 且莫以為你能指引愛途,因為若你受愛青睞,他自會指引你的去途。
 愛無別欲,只求要圓滿他自己。
 但若你愛必有所欲,就讓你有這些欲求吧:
 
 求要融為柔情,似一奔流溪瀨,鳴唱美妙樂音給夜晚。
 求要體驗認識,那過多柔情的痛苦[3]。
 求要受傷創痛,在你自己對愛的領悟,而且傷痛得歡喜情願。
 求你晨曦醒來,心情飛揚,感謝又一天在愛的日子。
 求你午時歇息,專心沉醉愛悅喜戀。
 求你日暮歸家,心懷感激感恩。
 然後,求你入睡之際,也為心中摯愛祈禱,吟唱讚頌,繚繞口唇而眠。』

《先知》The Prophet 〈情愛第二〉 終
 
【譯註】

[1]此句完整應譯為:“正當愛賜你加冕,也必立即給你試煉”,但為求行文簡潔有力
,所以縮寫文句。而“試煉”此詞是對 crucify 在上下文角色的意譯,crucify 意為
“受釘十字袈的刑罰”,衍生出“迫害”與“壓抑”的意涵。其實上述這些衍生意涵
都是來自基督耶穌的受十字架刑罰,所以對應前文的“加冕”而譯為“試煉”。

[2]“一員”是對應 a fragment 的意譯,雖然不太貼切,但考慮到上下文的流暢,也
只能如此。 fragment 在此非指碎片,而是指分離的一部份。

[3] To melt ,有物體融化、態度軟化、逐漸消散等意涵。 Tenderness 有溫柔、親
切、心軟等意涵。綜合兩者,又考慮上下文的表現,所以譯出“柔情”的譯詞。




   《先知》 THE PROPHET - Kahlil Gibran  东岐明 译

   〈情爱第二〉 2. Love


 ※此篇译文可供网上自由转载,也可供印出自阅,转载引用需注明出处:
      
http://amidha.myweb.hinet.net/books/TheProphet.htm
  若要印刷译文在书刊上,需先征求译者同意,请联络:

   
amidha.yang@msa.hinet.net  东岐明



◎情爱第二

那时,阿宓特拉说:‘向我们讲说爱吧!’

他就抬头凝望人群,刹那间众声寂静,然后他朗声说:

‘当爱向你召唤,就跟随他,纵使路途艰难险峻。
 当爱翼紧抱你,就屈服他,纵使翼梢藏刃,或许会伤害你。
 当爱向你言语,就信赖他,纵使语声或如北风摧残园圃,坏灭你美好梦想。
 因为啊!当爱赐你加冕,也必给你试炼[1]。当爱助你成长,也必帮你修整。
 当他升达你顶极,亲抚阳光下你那最嫩颤动枝桠;
 也必降至你源柢,摇撼你根丫对土地的依附缠黏。

 如捆束禾谷,他采收你,给予他自己。
 击打你,使你裸露。
 筛滤你,使你去壳。
 碾磨你,使你洁白。
 揉捏你,至你柔顺。
 然后遣你进入他的圣火,
 你方能成为神主圣餐的圣饼。
 
 如是一切,必要爱造作予你,
 你才能了悟自心奥秘,
 由此了悟,你方成生命之心的一员[2]。

 但若你在惧怯里,只想寻求爱的安详欢乐;
 那就不如遮掩你的裸露,躲过爱的击打场地。
 进入那无有季节的世界,那里,
 你会嘻笑,但却不是全然欢笑。
 你会哭泣,但却不是全然泪泣。
 
 爱无别赠,只是赠出他自己。爱无别取,只是取由他自己。
 爱不占有,也不愿被占有;因为对爱而言,爱就已是足够。

 当你有爱,不应说“神在我心”,而要说“我在神心”。
 且莫以为你能指引爱途,因为若你受爱青睐,他自会指引你的去途。
 爱无别欲,只求要圆满他自己。
 但若你爱必有所欲,就让你有这些欲求吧:
 
 求要融为柔情,似一奔流溪濑,鸣唱美妙乐音给夜晚。
 求要体验认识,那过多柔情的痛苦[3]。
 求要受伤创痛,在你自己对爱的领悟,而且伤痛得欢喜情愿。
 求你晨曦醒来,心情飞扬,感谢又一天在爱的日子。
 求你午时歇息,专心沉醉爱悦喜恋。
 求你日暮归家,心怀感激感恩。
 然后,求你入睡之际,也为心中挚爱祈祷,吟唱赞颂,缭绕口唇而眠。’

《先知》The Prophet 〈情爱第二〉 终
 
【译注】

[1]此句完整应译为:“正当爱赐你加冕,也必立即给你试炼”,但为求行文简洁有力
,所以缩写文句。而“试炼”此词是对 crucify 在上下文角色的意译,crucify 意为
“受钉十字袈的刑罚”,衍生出“迫害”与“压抑”的意涵。其实上述这些衍生意涵
都是来自基督耶稣的受十字架刑罚,所以对应前文的“加冕”而译为“试炼”。

[2]“一员”是对应 a fragment 的意译,虽然不太贴切,但考虑到上下文的流畅,也
只能如此。 fragment 在此非指碎片,而是指分离的一部份。

[3] To melt ,有物体融化、态度软化、逐渐消散等意涵。 Tenderness 有温柔、亲
切、心软等意涵。综合两者,又考虑上下文的表现,所以译出“柔情”的译词。

<< 坟墓诉苦(李唯中译) / 《先知·论婚姻》王立译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prophet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